返回顶部

广元昭化南斗村原党支部书记:生命在脱贫战场燃烧

http://www.scol.com.cn  (2017-04-24 08:41:49)  来源:四川在线  
编辑:向朝伦  

生命在脱贫战场燃烧

——追记广元昭化区虎跳镇南斗村原党支部书记张绍清

为兑现“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诺言,他放弃年收入20多万元的生意,为全村产业发展蹚路,亏损30多万元;呕心沥血5年多,即便肝癌晚期也不曾停歇,直到组织全村栽下黄桃树,才外出治病;弥留之际,仍心系群众,留下“群众不脱贫,我走得不甘心”的深深遗憾……

他叫张绍清,昭化区虎跳镇南斗村原党支部书记。2016年3月28日,他耗尽生命最后的火光,永远融入了这片深爱的土地。

村子富了,桃花开了,他却走了。他用燃烧的生命,照亮了脱贫奔康的路。

屡败屡战的“探路者”

南斗村位于嘉陵江畔,是亭子口水利枢纽工程最大的移民村。2010年12月,张绍清就任南斗村党支部书记,第一件大事就是整村移民搬迁。他带领群众选址、拓荒、平场、修路、建房,两年多时间,昔日弃荒地变成了一排排洋房。

新房建起了,群众的腰包却更瘪了。2013年秋季统计显示,全村几乎每家都有少则两三万元、多则十几万元的贷款,总额达460多万元。一些群众拉着张绍清的手说:“张书记,你把我们带出来,还要让我们富起来才行哟!”

刺眼的数字、群众的话语深深的刺激着张绍清,他拍着胸脯立下誓言:发展特色产业,3年内全村脱贫致富。

但是南斗却有着更为特殊的情况:全村三面环水,人均只有4分土地,产业基础几乎为零。发展之路怎么走?

“我在前面探路,行就推广,不行就重来!”张绍清当起了“开路先锋”。

听说黄羊市场好、利润高,张绍清到南江县考察后,贷款13万元办起养殖场。事与愿违,黄羊不适应库区蓄水环境,生长慢,死亡率高。尝试没有成功,他亏了5万多元。

在郫县考察,张绍清萌生了种辣椒的想法,并联系好收购商。他发动3名村社干部,在50亩开荒地上做实验。那年适逢干旱,加之新地贫瘠,每家亏损1万多元。

张绍清不气馁,他和村社干部、群众代表跑遍了周边市县,尝试过养黄羊、种辣椒、养山鸡、种木耳、种百合、栽核桃,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算下来,两年多时间里亏了30余万元。

从以前采卖沙石年收入20多万元,到现在亏损30万元。这笔账算得妻子杨翠兰钻心的疼:“你这个书记再当下去,我们全家都得搭进去。”

“哪怕亏得血本无归,也要给南斗找到一条出路。”屡战屡败的张绍清态度坚决。他边尝试边学习边总结,思路逐渐清晰。2015年秋,张绍清和党支部一班人形成了“黄桃+水产+垂钓”的产业发展方向,拟制出建设桃花岛、发展观光旅游的规划,亲自到浙江嘉善姚庄基地考察黄桃产业。

然而这份蓝图还没有完全展开,张绍清就查出肝癌晚期。弥留之际,他拉着村主任熊军明的手交待:“抓紧把产业规划落实下去。没有见到产业脱贫成效,我走得不甘心。”那一刻,两人泪水长流,两双手久久没有松开。

豁出性命的“工作狂”

张绍清当过兵,在镇上干过广播员、邮局代办,经营过洗沙场,是村里有名的能人。正是看中他的能干,穷怕了的群众推选他当社长、村主任,直到党支部书记。

群众的托付重如山。张绍清知道,这副担子不好挑。“横竖一条命,就算我倒下,身子也要往前扑!”从那时起,他忘记了自己患有乙肝,也忘记了医生“不能熬夜和过度劳累”的再三叮嘱。

组织群众整体移民安居,张绍清扛上被子,买上成件的方便面,日夜守在施工点,帐篷就是临时的家。一天晚上下着小雨,七级大风突然袭来,掀翻了帐篷。无奈之下,张绍清只好蜷缩在运土车的驾驶室里,一夜没有合眼。在790个日夜里,他带领群众修建了129幢安居新房、6处村级公共阵地,搬迁392户1356人,村民过上了城镇生活,村党支部被评为全省先进基层党组织。群众感念之下,要给张绍清立功德碑,被他谢绝了。

为了工作,张绍清曾差点把命搭上。2014年5月,他和时任村文书乐云从郫县购买辣椒苗返回,凌晨4时路过阆中,由于过度劳累,汽车不小心撞上了隔离带,张绍清的额头被撞出一条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流。乐云吓坏了,赶紧进城找医院。“不要管我,耽搁了时间,辣椒苗就萎了。”张绍清拿一叠餐巾纸,死死压住伤口,鲜血顺着手指往外流。乐云拗不过,只好往回赶。等回到家,张绍清瘫坐着昏了过去,鲜血染红了座位。

张绍清干工作不要命。肝癌做手术切掉大部分肝脏不久,他就跳下病床上班,妻子每天三次把药送到办公室,督促他吃药。病情越来越重,张绍清却拖着不愿就医。全村栽黄桃树当天,他一大早拄着木棍,压着腹部,挨家挨户组织栽种。4社的群众有顾虑,把挖好的窝子又填上。张绍清坐在地上,给大家讲道理、算细账,当场表态:“一亩地存活35棵树苗奖励200元。”直到树苗全部栽下,他才踏上治病之路。24天后,张绍清因病逝世。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张绍清的体重从160斤降到80多斤,腹水把肚子撑得胀鼓鼓的,穿衣、吃饭都要家人帮忙,他打电话把村社干部叫到家里,靠在床上和大家讨论事情、安排工作。

“为了南斗的父老乡亲,我愿意奉献自己的一腔热血。”2014年,张绍清作为优秀党支部书记,在全市巡回报告中动情地说,“我这几年比常人的10年甚至20年还要丰富充实。”

不近情理的“铁面人”

2016年3月17日,妻子杨翠兰永生难忘。那天是她的生日,病重的张绍清坚持从医院回到家里。他点上生日蜡烛,切一块蛋糕,颤抖着双手给妻子一口口喂,流着泪说:“20多年,我没有给你过一次生日,没有好好陪你,亏欠你太多。”那一刻,夫妻二人抱头放声痛哭。

在杨翠兰的记忆中,这样温情的记忆少之又少,更多时候,张绍清是个不近情理的人。张绍清的父母亲常年生病吃药,经济拮据,因为是单独立户,符合评低保条件,张绍清却坚决取消了两人的低保资格。村里修建通村公路,要占用群众土地,张绍清的父亲在列。张绍清找到父亲,要他带头让地。土地本就不多,没了地今后咋生活?老父亲一时想不通。张绍清几句言语不和,就和父亲吵开了。老父亲气得骂他是个不孝子,要断绝父子关系。

在南斗一排排漂亮的新房中,张绍清的房子是最不起眼的。修建新房期间,张绍清把一揽子事甩给妻子,自己成天守在村委会。买材料、请工人、守工地……妻子里里外外一人张罗,往往顾此失彼,不仅花了大价钱,还让工人偷了懒。

党员王淑娟清楚地记得,那段时间,张绍清对村委会、贫困户的新房用料脱口而出,但对自家的用料却一无所知。更难得的事,为了给集体省钱,他找到认识的采沙老板,一分钱没花凑齐了修建村委会的河沙,而家里修房用的河沙,却需要妻子花钱请人一车车运到。

张绍清说:“做事情就会有牺牲,党员干部要带头做出牺牲。”村上经费紧缺,他先后垫支3万多元;外出考察产业,他开自己的车,住五六十元的旅馆,吃稀饭凉面,没报过一分钱差旅费。

在南斗,人去世后,安棺材土葬、修建墓碑是传下来的风俗。“南斗人多地少,不能让死人占了活人的地,要给后人留够生存的空间。”在张绍清病重时刻,他组织在松岭梁开辟荒山,修建生态公墓陵园,像城里人那样火化安放,并交待家人在他去世后葬进陵园。“辛苦了一辈子,连个棺材都没有,这件事情不能依他。”家人强烈反对。“如果我不带这个头,今后怎么要求群众?”他找到虎跳镇党委书记邢斌,一起开导家人。张绍清去世后,成为陵园首位入驻者。在那里,他时刻注视着南斗这片热土……

“没有张绍清,就没有新南斗。”张绍清用生命践行脱贫使命,用榜样示范感染着全村干部群众。选举新的党支部书记时,“能不能像张绍清那样干事做人”成为一个硬标准。新组建的党支部班子接着他的工作继续干,2016年底,全村人均纯收入11000余元,实现了3年翻番、全村脱贫摘帽,被命名为市级“四好村”。

(陈建  崔华忠)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