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青川县:服役16年 老兵胸前挂满奖章

www.scol.com.cn  (2018-01-18 08:46:16)  来源:广元日报  
编辑:向朝伦  

入伍黄继光生前服役部队,他誓要成为像黄继光一样的英雄
服役16年 青川籍老兵胸前挂满奖章
难舍部队 他递交继续服役申请书

杨建平参加战术训练

杨建平和妻子女儿

杨建平进行战术训练

    人物名片
    杨建平,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县人,1983年8月出生,2001年12月入伍,2003年8月入党,空军四级军士长军衔,现任空降兵军某旅警调连空降空投技师。入伍16年来,先后参加“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演、汶川抗震救灾、“雷神突击—2013”“砺剑—2013”“使命行动—2013B”“使命行动-2015C”、朱日和沙场阅兵等多项重大任务,个人荣立三等功1次,先后4次被评为“优秀士官”,两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杨建平确实太优秀了,希望更多的家乡人知道他和了解他,也欢迎更多怀揣军人梦想的青年报名参军,成为像他一样优秀的人!”12日9时许,湖北武汉空降兵军某部宣传干事致电广元晚报新闻热线,希望晚报能对在该部服役16年并将继续坚守下去的青川桥楼乡老兵杨建平进行报道。
    13日晚,记者电话连线了在千里之外刚刚结束集训的杨建平。
    入伍初衷
    当兵是我的梦想我离不开军营

    “作为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的一名班长,一名共产党党员,连队士官长兼空降空投技师,我申请继续服役,继续坚守一线岗位……”2017年12月老兵退伍的前几天,在部队坚守16年的杨建平郑重递交了继续服役申请书。杨建平告诉记者,作为特种部队的一名老兵,能继续留下来对他的身体素质和综合素质都会有严苛的考量,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他愿意这样坚定地表达自己的意愿。
    “很小的时候,就特别羡慕和崇拜身穿军装的人。高中毕业后我就报名参军,通过各项考核,顺利地到达部队。这些年,我从一名普通的新兵成长为工兵班长、伞训教员、重装空投骨干,执行过无数任务,感觉当兵就是我这辈子的事。我离不开军营,我愿意坚守下去!”杨建平如是说。
    首次跳伞
    因紧张和身体单薄待命时晕倒

    2001年12月,杨建平抵达部队。在参观黄继光荣誉室时,他激动地发誓“要成为像黄继光一样的英雄”。因为在新兵连首次五公里考核中跑出了18分28秒的最好成绩,身高不足1.7米的杨建平被以“苗子”的身份进入伞训队,并于3个月后迎来人生第一次跳伞。
    “那天机场大雾弥漫。”杨建平回忆道,当天他和战友们背着几十公斤的伞具在机场待命,就在他期待着大雾早点散去时,却突然两眼一黑晕倒在待命区。“好不争气,怎么就绊在门槛了!”杨建平说,班里的战友完成任务回来都兴奋地交谈自己的跳伞感受,他却只有坐在角落里流泪,那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痛哭。“事后我冷静分析了这次意外,太过紧张和身体单薄是主要原因!”
    砥砺前行
    拼搏十六年他变成空投骨干

    出师不利让杨建平坚定了信心,之后的六年里,他“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每天除了参加集训外,夜晚寝室熄灯后,他还要到健身房加练两个小时。“在5公里负重训练时,尽量给自己加重。多扛一把枪,腿上绑沙袋!”
    天道酬勤,经过六年的魔鬼训练,杨建平除了身高没变,其他的记录全部刷新。身体单薄的他练就一身“腱子肉”;当初的5公里18分28秒,变成了全副武装五公里越野21分钟。
    最近的10年,勤学苦练的他成为工兵班长、伞训教员、重装空投骨干,还在上等兵的时候被破格提拔为班长!
    硬汉柔情
    欠家人太多没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当兵十六年,我亏欠家人太多,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任务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会选择坚守在任务第一线,因为我是一名军人……”在2017年的老兵晚会上,在惊喜见到部队接来的妻子和女儿时,铁骨铮铮的杨建平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流下热泪。
    “5·12”地震发生时,25岁的杨建平联系不上在青川的家人,一度焦急不安。“非常想知道家里的情况,想看看父母家人是否安好!”杨建平说,但军令如山,空投物资的救援使命高于一切。次日零点,作为连队空降空投骨干的他奉命乘机带队前往德阳什邡的洛水镇救援,成为首批到达灾区的省外部队。18天的连续奋战后,忙着清理废墟的杨建平终于接到了母亲打来的报平安电话,“还好,只是房子没了,家人都平安!”杨建平说,那一刻他既欣慰又愧疚。
    妻子周莉是杨建平的初中和高中同学。从互有好感到恋爱,再到步入婚姻殿堂,两人的爱情马拉松足足跑了11年。“每年一次休假,还经常遇上任务!”杨建平说,妻子曾戏谑他“放鸽子”。
    2011年,杨建平的女儿出生时已经超出预产期10天,一家人担忧不已。但因为部队有重要任务,杨建平无法及时返回,只能在女儿出生的次日才千里迢迢赶到医院,陪伴妻女不到一周,部队又接到重要任务,他又迅速返回部队。
    “跟女儿共处的时间加起来可能有一年吧!”身在部队,杨建平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伴女儿成长。女儿一岁半被烫伤时,他忙着在部队带队训练,回家去探望时已经是半年以后。
    在对家人的愧疚和亏欠里,未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成为他永远的遗憾。“回到家时已经是他走后第二天,刚刚出丧!”
    广元晚报记者 管寒冰 谢程宇 供图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